因而进一步学习、运用、研究起来非常困难。

客,我们为什么要选择苹果手机,原因并不是因为它是全面屏,相比于全面屏,电脑和电视的屏幕更大、效果更好,但我们并没有更喜欢电脑,而是越来越喜欢iPhone.作为用户来说,我们选择iPhone的根本原因是它提供了一整套“工具+娱乐”的新体验。顾客对于你的背景和辉煌并不在乎,顾客只是想要一个更好的产品而已,它能超出我们的预期,带来更好的体验就好了。所以说手机是不是全面屏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全面屏改善了iPhone的体验,让我们更加习惯全面屏。对于iPhone的成功,诺基亚仍然是以工业制造的角度思考,并没有从市场的角度去分析,可见它的失败是必然的。2008年10月,诺基亚执迷不悟地继续推出了基于塞班的“诺基亚5800”。就在同月,谷歌推出了首款安卓手机G1.不用说,大家对诺基亚的这款新机有些失望,对谷歌的G1却感到惊喜。大家失望的主要原因在于塞班系统根本不能适应智能机的需求。塞班系统的最大优势是通过编程等专业技术手段,实现了功耗低、内存占用少,但这让塞班系统的开发变得非常复杂,技术门槛极高,因而进一步学习、运用、研究起来非常困难。因此,

已经高达3亿次。这显然更加助推了iPhone

。看完报告,大家都按时下班,去喝咖啡了。iPhone发布后,市场上虽然有些批评,但苹果公司没有太多理会和解释,而是推出了iPhone3G.iPhone3G是iPhone的升级版,它在iPhone的基础上增加了3G网络功能和车载全球定位系统(GPS)功能。这些功能大大强化了iPhone3G的智能化。更重要的是,苹果公司推出了AppStore,允许开发商开发和出售为iPhone量身定做的应用程序。在仅仅5个月的时间里,在AppStore可用的10000个应用程序中,用户下载的次数就已经高达3亿次。这显然更加助推了iPhone3G的热潮。此时的诺基亚看到iPhone并没有像当初预言的那样很快消失,而是越来越受市场欢迎,开始研究iPhone为什么会被市场接受,后来他们认为iPhone的成功归结为触控的功劳。iPhone有三个明显的好处:一是外观更加惊艳;二是屏幕更大,使用时视觉感受更好;三是屏幕更加灵活,可以充分发挥智能化。从这里,我们可以看到诺基亚在第二个维度上的错误,那就是并没有做严谨的市场分析,只是想当然地从自己的角度去思考市场和对手。我们不妨问问自己,作为顾

们觉得这简直就是一个质量不过关的玩具。在

进的脚步,这个时候3G时代走到了末期,一场新的战争即将开始。但诺基亚没有意识到这一切,每位员工都过着朝九晚五的舒适日子,昔日的辉煌,让他们沉浸在了骄傲之中。时间到了2007年,这年的1月9日,乔布斯发布了iPhone手机。iPhone发售后不到半年,销量就高达138万部。iPhone以出尘脱俗般的外观和功能,给全球用户带来了耳目一新的体验,掀起了全球手机触摸屏的新浪潮。2007年11月,搜索巨无霸谷歌携手84家软硬件制造商和电信运营商,一起组建了安卓手机联盟,共同开发改良安卓系统,并以开源授权的方式免费提供给各大手机终端厂商使用。此时,智能机时代的基本竞争格局已经形成,新一轮的竞争全面拉开。也许我们要看看诺基亚是如何看待iPhone的。诺基亚的管理层都认为这是一个半路出家的作品。当时诺基亚的工程师买回了几部iPhone手机,在实验室做了各种残忍实验,结果一摔就碎,一碰就变形,他们觉得这简直就是一个质量不过关的玩具。在写给董事会的检测报告中,他们如实汇报了检测结果。当董事会看到这份报告时,再次肯定了工程师的结论:这是一部连质量都不过关的手机,大家不会因为你加了上网功能而为你买单的

“高端智能战略”

免高层在办公室里闭门造车。但诺基亚显然没有及时认识到这一点。2006年5月,诺基亚基于自己对市场的预测,推出了面向高端市场的“诺基亚N91”。诺基亚N91内置微型硬盘,将容量单位从原来的MB一下子提升到了GB.不过,存储能力的增加丝毫体现不出“高端智能战略”的任何新意,但对于音乐爱好者来说,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两个月后,诺基亚又推出了“诺基亚N93”,N93在拍摄视频方面非常优秀,分辨率可跟DVD一较高下。N91和N93都搭载了塞班操作系统,都是智能手机,但从本质上来说都还是功能手机,更准确地说是具有强大多媒体性能的功能手机,是一款音乐、视频手机,可它在另一些功能上和其他手机并没有多大区别。诺基亚这种技术优势和工匠精神,让它和运营商成了非常亲密的盟友,而把用户丢到了一边,在它们看来,零散的用户带给公司的都是小利润,相比运营商采购大量设备来说微不足道。诺基亚开始脱离市场,用更多的心思去服务这些大客户,避开手机用户的声音,研发工作也在不知不觉中异化成了“运营商导向”。但时代没有停止前

辆车在行驶,所以你只要掌握好方向盘就可以

原则。此时,听话显然比创造一个不确定的未来更靠谱。不过,这种心照不宣的旧律,对于一个危机四伏的企业来说,很难说得过去,但也许对于那些股东来说,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股东希望看到一个听话而不折腾的好员工,而这一点,在三百多年的工业时代已是成规,而且也符合时代,这就像是一条荒漠中的公路,路上只有你一辆车在行驶,所以你只要掌握好方向盘就可以了。在这样的单一因素下,有很多司机都可以胜任此职位。但在互联网时代,信息增多,社会变成了一个复杂系统,公路上有了很多车,还有动物、行人等,如果你仍然保持原来的驾驶习惯,那么一定会出事。一个企业,需要有预判未来的能力,而这一点,诺基亚做得并不好。第一台智能手机诞生后,大家都认为这是一个新的发展方向。于是诺基亚、摩托罗拉、爱立信乃至后来的松下、三星纷纷加盟塞班公司,共同打造塞班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平台。经过几年的发展,塞班系统已经成了智能手机的主流平台。虽然诺基亚意识到了智能手机是以后的方向,但诺基亚骨子里流淌着的是工业时代的制造血液,缺少听取市场呼声的基因。有些企业从一开始就以服务市场为己任,这会让企业与顾客之间有充分的互动,这种互动可以给企业以方向,避

洲大陆最自豪的商业巨子,市值700亿美元

因为诺基亚是行业老大,市场份额决定了市场地位,它们觉得诺基亚会做出正确的市场应对,然后大家一起朝着这个方向出发,就能找到海底的黄金,满载而归。2005年,诺基亚卖出了第10亿部手机,当时的掌门人奥利拉辞职退休,这位管理诺基亚13年的智者回归田园。当时的诺基亚已是欧洲大陆最自豪的商业巨子,市值700亿美元。而此时,诺基亚的“老爷病”开始显现,就像我们前面说的,任何大生物的灭绝,都不是竞争对手强加的,而是从生物内部开始的。当时的诺基亚由于体型太大,也不得不遵循大企业的惯性——保持现状。2006年6月,康培凯正式接任诺基亚首席执行官。此时,诺基亚正处于巅峰,这让这位继任者压力山大,似乎往哪个方向转型都是下坡路,所以他选择了维持现有的优势,稳定发展。说到这里,从维创新的角度来看,诺基亚有了第一个维度上的失误,就是信息时代和工业时代不同的传承问题。在信息时代,作为企业的卸任者,必须找一位符合时代气息的继任者,他所需要的特质是不与时代脱节;其次,继任者要有敢于突破的勇气。当然,在如此大的公司,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成了每一个继任者必先遵守的